迪拜的金融“野心”

2018年01月17日 17:44:56  来源:期货网
 

  1966年,迪拜在离海岸线120公里处发现了石油,并获得了开采权。虽然中东是世界上石油储量最大、生产和输出石油最多的地区,但迪拜的石油储量很少。阿联酋石油总储量980亿桶,其中首都阿布扎比占了920亿桶,迪拜只占区区40亿桶。

  一个资源有限的小国或地区,为了生存,通常都会制定长期的资源开发计划,精打细算细水长流,但迪拜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战略——加速开采并输出石油,用卖石油的钱在单一经济模式的中东抢先转型升级。随着1969年第一桶原油出口,迪拜经济开始驶入快车道。

  迪拜的经济模式更像由开明独裁者领导的家族企业,政府主要是引导和干预,而不是盲目指令一刀切。酋长谢赫·穆罕穆德·马克图姆曾说:“如果没有指引我们方向的愿景,没有突破极限的抱负,我们就永远无法为未来数代打造辉煌的明天。”马克图姆家族本身就是商人起家,他们一贯奉行“自由贸易”政策,这个传统政策被一代代承袭下来。在政治上,迪拜始终远离宗教和民族争端,身处历来动荡的中东“火药桶”却从不牵连进任何战乱和地缘纠纷。

  阿联酋原本一直是中东和北非地区第四大原油生产国,仅排在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和科威特之后,其中迪拜原油产量约占阿联酋全国GDP的一半,但自1995年起,迪拜就开始不断加大经济多元化的转型力度。

  早在上世纪60年代,马克图姆家族就开凿运河,大建港口、机场,发展物流,为构建自由港创造条件。后来又不失时机建数码城,积极参与全球信息革命,促进产业升级,并向服务业转移。2011年,在完成输气管道终端建设后,迪拜与卡塔尔石油和壳牌公司签订了每年65万吨的液化天然气进口合同。截至2013年,迪拜的石油生产已大幅下降,从高峰期的年产41万桶下降到不足7万桶,石油仅提供6%的GDP,不得不越来越多地依赖能源进口弥补差额。随着陆地油田日趋枯竭,迪拜开始从海上油田泵气。杰贝阿里港作为石油贸易和精炼石油产品服务的枢纽,油轮泊位增加到8万吨。与此同时,非石油产业已占迪拜GDP的95%以上,迪拜完全摆脱了中东国家普遍的依赖石油发展之路,掀起新经济革命,其经济实力在整个阿联酋名列榜首,已成功发展为中东的贸易、物流、旅游、文化艺术中心,为进一步创建国际金融中心的宏大目标打下了坚实基础。

  “国际石油价格暴涨和世界政治局势的变化,带给迪拜千载难逢的机会。”迪拜国际金融中心(DIFC)主席本·苏莱曼博士说,迪拜及时抓住了这一历史机遇。

  B 扬长避短 政策发力引进资源

  除了日趋枯竭的石油资源,迪拜拿什么来吸引其超前发展急需的资本、人才和技术?

  一靠区位优势。

  迪拜的地理位置和所处时区得天独厚——位于亚洲和西方国家中间,与伦敦有4个小时的时差,与北京也是4个小时的时差。一天之内可以覆盖东、西两个金融交易市场,刚好填补西方的纽约、伦敦和东方的上海、东京两大时区之间的“金融真空”。

  区位优势更包含着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广泛兼容性,迪拜可以同时向东西方之间多个国家提供金融服务。整个中东、非洲和南亚总人口逾16亿,GDP总值逾8万亿美元,形成巨大的资本沉淀。据不完全统计,国际上进入迪拜的热钱已超过万亿美元。这些因素无疑进一步促使迪拜加速成为国际金融市场和资本链上的重要一环,且这一地位是其他国际金融中心所无法取代的。

  二靠基础建设。

  面对石油产量步步走低,迪拜首先将旅游作为龙头产业。没有金字塔和人面狮身像,酋长谢赫·穆罕默德·马克图姆决心依靠别具特色的现代观光来吸引周边的中东之旅。从2000年起,迪拜启动了大规模的城市观光基础建设,依靠油元经济和发债融资,完成了一系列惊人的大型基础设施建设。据专家保守估计,2002到2007年间,全世界起重机15%—25%集中在迪拜,世界最高建筑哈利法塔、号称世界第八大奇迹的棕榈三岛、七星级海上帆船酒店、内设1500座位的表演艺术中心的无梁柱大厦迪拜明珠、地球岛、商业湾、迪拜园等超级建筑群拔地而起,逾500栋摩天大楼矗立于迪拜河畔。各国游客慕名而来涌入迪拜观光度假,游客数量连年递增。旅游业直接带动了迪拜的房地产业,2006年以来其房地产业空前火爆,房屋供不应求,租金上扬,使迪拜成为全球成长最快的城市之一。

  三靠特色市场。

  迪拜先后创建了十多个经济自由区,如迪拜网络城(Dubai Internet City)是迪拜政府着眼于知识经济大都市发展方向而拟订的计划,它拥有世界最大的IP电话系统和“迪拜外包开发区”,官方宣称该区为“世界上第一个专注外包行业的自由地区,百分百免税,有着世界最可信赖的技术和通信基础设施,一站式的支持服务以及最好的工作环境”。

  此外还有“迪拜的好莱坞”等专为媒体和出版、音乐、影视、娱乐等行业服务的迪拜多媒体城(Dubai Media City),是科技、电子商务、媒体的权威自由区。

  投资120亿迪拉姆(约合人民币250亿元)、专为当地经济发展培养人才的迪拜知识城(Dubai Knowledge Village),是现代化教育培训中心,城内包括迪拜知识大学等超大型教学园区,毕业生源源不断满足高新科技发展的人才需求。

  2002年创立、旨在繁荣商品市场和金融基础设施的迪拜多种商品中心(DMCC)是阿联酋最大的自由贸易区和专业化市场,2016年度注册企业13176家,年交易额584亿迪拉姆(约合159亿美元)。

  与此同时,迪拜港已迅速成为超大型国际贸易港口,迪拜航展已经发展为世界第三大航展,仅次于巴黎航展和英国范登堡航展。

  四靠政策发力。

  在大力改善生态和投资环境的基础上,2002年阿联酋修改政策法规,准许外国人拥有迪拜房地产,部分城区中房地产的永久所有权或99年长期租赁权获准销售给外国人。迪拜还不断新增免税区,涵盖从媒体到体育、金融和生物医药等领域,常驻企业可享受极具吸引力的自由区福利,包括50年零企业税和零个人所得税、100%企业所有权、经营场所全部所有权以及安全规范的环境,有效吸引各国移民大量移居迪拜,带来巨额资本并刺激当地的经济发展,仅来自伊朗的移民就在迪拜投资2000亿美元以上。所有这一切,使迪拜成为最少依赖石油的产油城、中东最大的转口贸易城市、本地区举办各类国际展会最多的城市、与国际最接轨的信息化城市。进入21世纪已有微软、思科、西门子、甲骨文、惠普、IBM和佳能等近千家跨国科技公司在迪拜设点,4万余名高科技人才从世界各国涌入迪拜。

  C 全面开放 抢占金融市场制高点

  观光旅游开路,基本建设支撑,但阿联酋仍将金融业视为迪拜长远发展的战略方向。

  2000年3月成立的迪拜金融市场,与阿布扎比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迪拜均受阿联酋证券及商品管理局监管和管辖,其中迪拜金融市场和阿布扎比证券市场须遵守阿联酋政制事务局法律和标准,纳斯达克迪拜则执行迪拜金融服务管理局国际负责管辖标准。

  迪拜金融市场拥有近百家上市企业,其中大部分属阿联酋,外国公司则主要来自于科威特、巴林、阿曼和苏丹,许多公司允许外国人拥有自己的股份。

  起初,迪拜政府完全拥有迪拜金融市场,到2006年11月,该市场上市成为公众股份制公司,其20%股份由公众持有,80%股份由迪拜证交所持有。

  2004年9月通过修改宪法,迪拜政府规划110公顷土地,创建了全球最年轻、完全实现自由化的国际金融中心DIFC,德意志银行、瑞士信贷、摩根士丹利、美林等数百家来自世界各国的大型跨国金融机构纷至沓来。2015年9月DIFC公布其未来10年发展规划——凭借区位优势,连接区内市场、新兴市场与全球各地商业及金融机构,促进中国和中东、非洲及南亚等新兴市场间的贸易投资往来。

  迪拜的目标是要在2024年将迪拜国际金融中心规模扩大至现在的3倍,使区内资产管理总额由104亿美元增加至2500亿美元。国际金融中心具备以下三大特色:

  一是完整、透明、高效。区内实行独立的法律体系和金融监管体系,完全按照世界标准运行。其主要业务包括银行服务(投资银行、合作银行业、私人银行业)、资本市场(证券化、债务工具)、资产管理、基金管理、保险和再保险、伊斯兰金融以及专业金融服务。

  二是“避税天堂”+“在岸”金融中心。虽然都实行零所得税和零营业税,但DIFC与开曼群岛等所谓“避税天堂”有着本质区别。“避税天堂”都是离岸金融中心,允许当地注册境外运营,甚至仅成立“皮包”公司,而DIFC则是“在岸”金融中心,必须在迪拜国际金融中心开展运营,必须至少设有一家实体公司。

  三是100%外资。无外汇管制,资本账户完全可兑换,利润可100%汇出,交易体制以美元为主,操作环境高标准全透明,对洗钱进行严格监管,安全的客户资料保护、专业服务与所在国无缝联接。

  D 围绕商品

  形成金融业核心竞争力

  旅游观光开路,基础建设支撑,但迪拜金融业核心竞争力则在于以商品交易为中心。

  一是国际标准高起点。

  DIFC区内的迪拜商品交易所(DME)为中东首个国际能源期货及商品交易所,始建于2007年6月,核心股东为占50%股权的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CME Group)、阿曼投资基金、迪拜控股,此外,壳牌石油、高盛、大摩小摩等也持有股份。DME按国际化交易所标准设立,会员席位面对国际金融市场以拍卖的方式发售。现有会员逾50家企业和逾20家做市商,包括中石油、摩根士丹利、花旗银行、高盛公司、MBF清算公司等。

  DME所有交易均通过CME Globex平台进行撮合,并由CME Group全部负责清算和担保。技术系统则由CME Group旗下的NYMEX 全面支持,包括全部交易交割结算的细节设计、交易系统、网络系统、远程通讯系统、交割系统等。

  二是品种选择独具慧眼。

  DME的原油期货交割品种设置并非迪拜油,而是产量不受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支配、贸易高度自由化的阿曼油。2015年以来,迪拜能源交易所交易量大幅上扬,未平仓合约量和实物交割量也不断刷新纪录。DME的交易品种包括阿曼原油期货合约及两个非实物交割的期货合约:布伦特—阿曼价差合约及WTI—阿曼价差合约。此外,还瞄准了目前最受欢迎的网络交易品种Mini合约。阿曼原油合同也成为目前全球市场上最大的实物交割能源期货合同。近期DME在交割点引入的浮动存储、启动拍卖平台等举措都进一步强化了商品交易生态系统。

  2005年,迪拜黄金与商品交易所(DGCX)开始运营。2016年10月上海黄金交易所授权DGCX在以离岸人民币计价的黄金期货合约中使用上海金基准价作为现金结算价。中国农业银行迪拜金融中心分行成为该合约首家做市商。

  围绕国际观光旅游的市场需求,2007年DGCX推出全球首个卢比期货合约,而后是澳元/美元、加币/美元、瑞士法郎/美元、欧元、英镑、日元和印度卢比期货等。为服务于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DGCX又先后推出钢筋期货合约、中东和北非地区首个铜期货合约等。还与大连商品交易所联合推出了塑料期货。

  三是联手东京进军亚洲。

  2016年3月,DME与东京工业品交易所(TOCOM)签署备忘录,合作推出基于日元报价的迪拜原油合约,TOCOM的原油交易品种是中东原油期货,主要以迪拜和阿曼原油平均价为基准价。

  四是将与中国原油期货市场形成良性互补。

  中东是最大的原油供应者,中国是最大的原油需求者。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即将上市以人民币计价的期货合约与DME以美元计价的期货合约标的都是中质含硫原油,DME主要成交集中在北京时间4:25至16:30的5分钟窗口,该时间段内成交的加权平均价成为当日阿曼原油官方售价,故上海和迪拜之间存在着相互依存的跨市跨品种套利机会。而WTI和布伦特原油期货虽已成为全球轻质低硫原油的基准价格,但并不反映亚洲市场基本状况,其现货的流动与亚洲关联度不大。

  2014年3月美国期货业协会(FIA)在迪拜举行了首次会议,就日益崛起的迪拜金融市场与亚洲各地的紧密合作展开讨论。近年来,迪拜的期货公司数量显著增长,期货市场大规模扩展,市场对于金融衍生品的认知度和接受度不断上升。迪拜期货市场参与者中有相当比例的机构客户,他们主要是从事自营交易,相当部分自营商来自印度,主要通过跨市套利获取利润,例如DGCX与印度NSE和MCX交易所的卢比。

  E 危机反思

  过度发债和依赖外资

  迪拜经济的高速发展因建立在过度发债和依赖外资基础上,故蕴藏着深层次的危机。2009年11月25日,政府宣布国营迪拜世界(Dubai World)将推迟偿债至少半年,一举震惊各债权国,迪拜主权信用评级应声滑落。

  据《纽约时报》报道,迪拜的经济泡沫破裂后,数以百万计债务缠身的外籍人士为避免欠款无法偿还被监禁,纷纷逃离迪拜。遗弃在机场的汽车超过3000辆,不少人将刷爆的信用卡留在车内,或将道歉的字条贴在挡风玻璃上。

  一时间国内消费锐减,房地产价格两三个月内狂跌逾30%,大量房屋空置犹如鬼城。豪华汽车售价暴跌40%,曾经满街豪车拥堵的道路空旷无声。许多大型建设项目暂停或被取消。迪拜日均取消1500张工作签证……政府对上述经济状况“无可奉告”,还新拟定媒体法草案欲对“涉嫌破坏国家声誉或经济的媒体罚款100万迪拉姆”。

  幸亏阿布扎比及时出资援助,迪拜才死里逃生,躲过一蹶不振的命运。

  迪拜围绕商品交易打造金融核心竞争力,在中东原油资源最匮乏之地建立起交易量最大的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与纽约、伦敦、新加坡一道跻身全球原油交易四强,同时成为中东的国际金融中心。迪拜的成功经验和惨痛教训,为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考和借鉴。

(责编:小龙)

推荐阅读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