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电影票房造假:院线等三方合谋 获利翻十倍

2018年01月15日 16:36:14  来源:经 参 网
 

  暴利驱动电影票房造假

  制片方、发行方和院线合谋;获利可翻十倍

  截至5月21日,2016年内地电影总票房达到200亿元,总共用时142天,比2015年达到这一水平提前了37天。业界普遍预测,按照目前票房增速,2016年内地电影总票房有望达到550亿元,甚至是600亿元。

  在电影市场票房一路高歌猛进的同时,“买票房”和“偷票房”却变得相当普遍,相应的造假手法也不断翻新。业内人士认为,票房潜规则的盛行,背后是巨大的经济利益和不到位的市场监管。如果纵容这一行为,将极大地扰乱正常的电影票房秩序,也为未来电影市场的健康发展埋下隐患。

  公开的秘密

  今年3月4日,《叶问3》上映,在获得观众好评的同时,其票房也不断创出佳绩。但紧接着,大量网友和媒体开始质疑《叶问3》票房造假。

  根据大量观众举报,《叶问3》上映后售票状态出现了异常:平日最不受观众待见的场次、位置,反倒成了拥抢的热点。在北京一些影院,甚至出现了《叶问3》早场和午夜场爆满的情况,甚至还有前三排座位一抢而空,最佳的中间座位却空空荡荡的情况。同样的情况,在全国多地的影院密集上演。

  上述情况很快引起了相关部门的关注。3月6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以下简称“电影局”)表明态度,称近日部分影片和影院出现虚假排片、票房注水现象,对电影产业构成严重干扰,破坏了市场秩序,正对相关情况进行排查。3月7日上午,电影局约谈《叶问3》主要负责人,表示将严肃处理此事。3月7日晚,电影局下达通知,要求各大电商提供与《叶问3》进行票务合作的合同,对近日票房异常波动进行排查。3月19日,官方调查结果出炉,证实该片存在非正常时间虚假排场的现象。查实的场次有7600余场,涉及票房3200万元。大银幕发行公司被勒令暂停发行业务,参与不实排场、情节严重的73家影院被曝光及通报批评。

  事实上,《叶问3》并不是票房造假的始作俑者。伴随国内电影市场的高速发展,票房造假问题一直层出不穷。

  2009年上映的《阿童木》和《叶问3》一样,曾因票房造假,惊动了电影局。在媒体和网民不依不饶的“轮番轰炸”下,时任光线影业总裁、现任乐视影业总裁的张昭公开道歉。

  2009年的电影市场,还不像如今这样火爆,更没有大量资本参与其中。因此,这一时期的票房造假,并不是电影公司或发行方直接自掏腰包购票,进而做大票房数据,而是毫无技术含量的“虚报票房”。

  2009年,电影《阿童木》首周票房只有1700万元,却被发行方夸大成4000万。在影片上映前,光线影业看好该片的票房成绩,并乐观地预测首周末票房将超过4000万元,而在真实数据揭晓后,光线影业却仍按之前的预测数据谎报了票房。张昭解释,此举是为了保证能在媒体上报道周末票房数据,用以进一步吸引观众,拉高票房。

  这一事件并没有给当时国内电影产业敲响警钟。一位从事电影发行超过20年的业内人士向《经济参考报》记者介绍,在《阿童木》事件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喜欢“乐观”预测票房的电影制作公司和发行公司,仍大量存在。作为制片方的一种宣传手段,“战略性”地虚报票房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此后,票房造假开始变得越来越有“技术含量”。2014年3月上映的《英雄之战》让业内一片哗然:这部由何润东与陆毅主演的动作片,首周末取得4100万票房,但多家媒体和机构却披露该片投资方道和影业涉嫌大量“自购票房”,使其票房大大注水。同时,还有业内人士指责,《英雄之战》的“买票房”行为,对同期上映的其他几部影片来说,有扰乱市场秩序的嫌疑,属于不正当竞争。

  2015年,以24.3亿高票房创下当时华语电影票房纪录的《捉妖记》,也曾被外界质疑为“买票房”。2015年8月下旬,《捉妖记》的票房已接近24亿,为冲击最高票房纪录、超过《速度与激情7》的票房,联合出品方之一的安乐电影突然使出“公益放映”的手段,宣布旗下覆盖17个城市的29家影院,针对《捉妖记》做免费公益放映,采取的方式是由片方付款包场,回馈给特定的群体观众免费观影。

  免费公益放映的大招一出,最终使《捉妖记》拿下了当年国内电影票房的冠军。但网友和一些专业机构也指出,免费公益放映后,《捉妖记》的票房立刻出现了异常。据当时部分观众反映,一些影院从深夜1点到清晨6点一直放映《捉妖记》,且全部显示“座位已满”,还有每隔15到20分钟在同一影厅重新开场,部分场次依旧是“座位全满”。但事实上,这些放映场次空无一人,变身“幽灵场”。

  2015年8月30日,安乐电影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对于影片出现的凌晨场次以及同一影厅场次间隔不到半小时的情况,“因总部公益放映安排要求下达时,跟一些影院沟通信息不畅,导致部分影城排映出错。”对于这一说法,外界并不认可。

  除了“买票房”,“偷票房”也屡被曝光。2015年7月24日,韩寒处女作《后会无期》公映,当晚大量观众通过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反映,观看《后会无期》时,手中拿到的是《小时代3》的票;还有多地观众称,拿到《后会无期》的票,居然不是正规的机器打印的电影票,而是影院工作人员手写的票。对此,有观众质疑《小时代3》偷走《后会无期》的票房,也有网友质疑是影院在偷票房。

  被处罚的《叶问3》也被北京、上海、深圳等多地观众反映存在偷票房的行为——观众在观看其他影片时,手中拿到的是《叶问3》的电影票,而且上映时间也和想要观看的电影不符。

  暧昧的态度

  上述业内人士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票房造假的原因无非是制片方、发行方和影院,想通过不同的手段,为各自获取最大利益。因此,才会出现从最简单的直接虚报票房,到目前的“买票房”和“偷票房”等不断翻新的造假手段。

  “最初的直接虚报票房,主要还是为了吸引眼球。”业内人士介绍,此前电影市场没有这两年火爆,不少电影,特别是国产电影的关注度并不高,一些非常有品质的电影,也不被一般观众所了解。因此,为了获得足够高的关注度,并吸引观众走进影院,制片方、发行方和影院三方,往往会相互配合,夸大电影票房。

  更为重要的是,此前虚报票房之所以能够在业内盛行,还有当时票房发布不够透明的原因。由于技术限制,实时公布票房的手机软件在2010年左右还没有开发出来。除了《中国电影报》每周发布的数据外,普通观众和媒体基本上没办法及时知道一部电影确切的票房数据。这就给了各方虚报票房的可乘之机。

  但到了2016年,各大院线的票房数据已经对外公开,时光网、猫眼电影在内的多个手机应用软件,均可以实时查询这些电影票房信息。此外,国内统计票房的专项机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专项资金办公室,也开通了可实时查询的微信公众号。从前,电影公司“吹牛不上税”,现在,谁在吹牛一目了然。多位业内人士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目前电影公司虚报票房的现象已经基本消失。

  不过,虚报票房的淡出并不意味票房造假的情况有所收敛。事实上,多数业内人士都认为,近年来“买票房”和“偷票房”的情况正在变得越来越普遍,而且相应的造假手法也不断翻新。

  上述业内人士介绍,影票的制作方和发行方在电影上映后,一般都会自掏腰购买相当多场次的电影票。这样做首先能获得很高的票房基数,在对外首次公布票房时能拿出漂亮的成绩,并且凭借宣传和较高的票房数字来吸引一部分观众;其次,通过主动购买票房,还能在有限的院线资源中尽量抢占排片,能挤压同档期上映的其他电影排片场次;更为重要的是,发行方往往希望能够成为一线的发行公司,为了长远利益,也会配合制片方一起做高票房。

  “如果一家制片方的电影能够获得高票房,未来就能吸引更多投资方;如果一家发行方发行的电影能够获得高票房,未来就能得到更多发行影片的机会。”业内人士还介绍,对于影院而言,制片方和发行方购买票房时,都只会购买早上、午夜场次的电影票,还有其他场次位置不太理想的电影票。这样一来,影院并不需要在午夜等场次进行放映,这就省下放映成本,既不用担心没有观众,还能获得一定的收益。“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午夜场十几分钟就能放映一部电影的原因。”

  新影联院线前副总经理高军介绍,制片方和发行方通过“买票房”往往可以获得所花费用十倍的票房。电影《捉妖记》的出品公司、发行方以及参与公益放映的29家电影院,背后的投资方都是安乐电影公司,可以很轻松地买自己旗下院线的票房,如果只按成本价计算,最少花费400万就能买到4000万的票房——而这4000万正是帮助《捉妖记》成为当年电影票房冠军的关键。

  曾经就职于北京电影制片厂的业内人士张燕强也表示,制片方在自己的院线内买票房,只需付出票房流转税、电影基金等不到10%的成本即可,这相当于片方只花不到100万元,就能实际得到1000万元的票房。

  目前,业内对“买票房”这一问题存在不小的争议。《捉妖记》制片方就曾表示,公益放映场次票房需要花真金白银购买,而且会计算到总票房之中,并按数据进行交税,因此并不是不可接受的行为。

  电影局市场管理处处长周宝林也曾表示,“自购票房”现象并不属于违法,其行为相当于电商的各类促销活动,目前电影局也在对这一现象造成的影响进行研究和讨论。

  不过,也有不少中小制片公司认为,“买票房”行为,会占据其他影片的排片空间,已经构成了不正当竞争。有法律界人士表示,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必须有起诉方和特定对象的存在,才能构成刑事案件。也就是说,除非有与买票房影片同期上映的其他影片提起诉讼,并证明买票房行为对自身利益造成了损害,否则自购票房依然是属于电影局监管的范畴,相应的制片方和发行方均不必承担法律责任。

  目前,业内对于“买票房”态度暧昧,而对“偷票房”则更是态度复杂。据业内人士介绍,所谓“偷票房”就是通过虚假售票的方式,将一部电影的票房“转移”到另外一部电影名下。在电影发行中,发行方和院线均会根据最终的电影票房进行分成,但往往发行不同的电影,发行方和院线的分成也会不同。因此,就有部分发行方和院线,相互串通,将分成少的电影的票房转移到分成多的电影名下,以此获得更多的利益。

  “假如放映A电影,院线能够获得10%的票房分成,放映B电影,能获得20%的票房分成。如果两部电影的票房都是1000万,如果不偷票房,院线能够获得300万的收入。如果把A电影1000万票房中的500万转移到B电影名下,院线的收入就会变成350万。如果把A电影的票房全都转到B电影名下,院线就能获得400万收入。”业内“深喉”解释,这就是有时候观众拿着B电影的票却看的是A电影的原因。发行方和院线这种偷龙转凤的操作已经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

  《经济参考报》记者还获悉,为了顺利实施“偷票房”,部分院线还安装了两套售票系统,这样的双系统一个用来记账,一个用来报账,除了能够在系统层面对偷票房进行伪装外,还能达到院线截留瞒报票房的目的——也就是院线可以通过系统作假,直接将高票房电影的部分票房中饱私囊。

  火爆的市场

  尽管目前电影票房存在种种乱象,但有业内人士乐观预测,今后,将有更多发行渠道和院线资源,会给更多的电影取得良好票房提供更为宽松的产业环境。而随着电影衍生品等其他相关业务的不断成熟,制片公司有望获得更多来自票房之外的收入。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即便如此,如果不强化监管,制片方、发行方和院线为了蝇头小利而进行的票房造假,今后也很难淡出。

  2012年开始,中国电影产业进入快速上升期,2012年到2015年,内地电影票房分别达到170.73亿元、217.69亿元、296.39亿元和440.69亿元,每年的票房增长均在30%以上,并呈现出增速不断加快的态势。

  此外,国内电影院数量和银幕数量也在快速增长。2010年,我国内地电影院数量为2000家左右,到2015年则达到5600家左右,短短5年时间,数量增长了180%。2013年,内地银幕数量为18195块,2015年内地银幕数量31627块,短短两年时间数量增长了13432块,增速达到74%。

  尽管我国银幕数已达到北美银幕数(约40000块)的75%左右,与北美地区观影人次相同,但我国人均银幕拥有数仍远低于世界主要电影市场的平均水平,多数中小城市电影院资源仍十分紧张,因此我国电影产业未来仍有巨大的发展空间;目前我国影院与银幕数量大幅增加,并且不断向中小城市,甚至县城辐射,大大便利了人们的观影,刺激观影人次快速增长,这将进一步推动了全国票房的爆发。

  除了直接的票房收益外,火爆的电影市场也让电影衍生品市场迅速崛起。此前,由于国内电影市场尚不发达,电影衍生品销售在国内基本没有市场,但近年来电影衍生品的销售得到了业内的广泛关注,其发展也日益提速。以迪士尼为例,目前迪士尼在中国共有约300家特许商店。2015年5月,迪士尼中国第一家直营旗舰店在上海市浦东新区 陆家嘴 开业,主营服装、餐具、书籍、玩偶,涵盖迪士尼、皮克斯、漫威和星球大战四个品牌,迄今已吸引了超过400万消费者。

  据迪士尼方面介绍,2015年迪士尼各类衍生品在中国市场增长率超过30%,是其开展在中国零售业务以来增长最高的一年,总销售产品数量达到12亿,平均每秒钟售出38件商品——而这仅占中国零售市场份额的不足0.2%。

  多份行业分析报告预测,未来电影衍生品销售将成为我国电影产业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其收入总额有可能最终会超过票房收入。此外,随着近年来娱乐产业的发展,与电影频繁联动的手机游戏,也正在成为电影产业新的收入来源。《功夫熊猫》、《愤怒的小鸟》等热门电影上映前,均推出了同名手机游戏,并取得了大量收益——而这正在成为电影制片方争相抢食的大蛋糕。

(责编:晴天)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

图说热点

精彩推荐

图片新闻

热点图文

热点排行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