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首页-资讯中心-商业-内幕-商评-财经-股市-精英-科技-互联网-创业-汽车-企业-房产-娱乐-社会-军事-图片-财经圈

主页>财经资讯>财经快讯>

裸泳的保险公司 到底有多少裸泳者?

来源:投资者报 时间:2017-08-28 22:21:43

  ■ 通过对59家非上市人身险公司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进行扫描,《投资者报》发现,上半年亏损过亿的有11家公司

  ■ 这些公司亏损背后,几个真相浮出水面:一是过度依赖理财险,没有建立起自己的销售渠道,转型艰难;二是新公司受到万能险监管收紧的冲击,迅速转盈为亏;三是投资能力或者收支管理能力不足

  ■ 中法人寿、新光海航偿付能力持续不达标,另有16家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逼近100%的监管红线

  只有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是谁在裸泳。

  自去年底,中国保监会出重拳整顿万能险、坚决“去杠杆”后,依靠“资产驱动负债”模式的人身险公司陷入水深火热的境地——不仅保费规模迅速缩水,利润也在大幅滑坡。

  根据保监会公布的数据,2017年上半年,人身险公司合计实现总保费收入2.15万亿元,同比下降5.77%。其中,寿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长25.98%,为1.79万亿元。保户投资款和投连险独立账户本年新增交费同比下降近六成,占人身险市场份额仅17%,较去年同期的37%大幅缩水。

  利润方面也不尽如人意。已经公布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59家非上市人身险公司,上半年利润合计15亿元,同比下降78%。

  没有了万能险这个增长利器,哪些保险公司依靠保障型产品、依靠真正的投资能力实现了利润增长?哪些公司又自此一蹶不振?

  《投资者报》记者根据保险公司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并进行相关采访,从净利润、偿付能力、现金流等多角度扫描,探究哪些公司在裸泳,哪些公司还不错。

  

  

  人身险亏损背后真相

  盈利是展示实力的最好方式之一,但很多公司尤其是一些明星公司显得有些落魄。

  根据统计显示,上半年31家寿险公司净利润为负,亏损过亿的就有11家。亏损居前的包括幸福人寿、天安人寿等,亏损额分别为10.92亿元、7.73亿元。信泰保险、长城人寿、光大永明以及君康人寿也亏损超过两亿元。

  《投资者报》记者发现,这些公司经营不善背后,有以下几个过去隐藏的真相浮出水面:

  第一,过度依赖理财险,资产驱动负债的模式难以为继,虽然想转型,但一时半刻很难。传统寿险经过多年铺设,才组建了大量代理人队伍去销售保障型产品,但这些依靠理财险的公司多采用银行渠道、电商渠道销售,建立起自己的销售渠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其中以幸福人寿、光大永明、弘康人寿、国联人寿、瑞泰人寿、中韩人寿等为代表,它们上半年的总保费滑落均超过五成。

  例如幸福人寿上半年巨亏10.92亿元,刚刚盈利两年再次陷入亏损。实际上,该公司自2007年11月成立以来常常亏损,8年合计亏损约30亿元,直到2015年跟随潮流走上资产驱动负债道路,经营困境才得到缓解,当年扭亏为盈,盈利3.35亿元。记者注意到,2015年,该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为107亿元,以万能险为主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为162亿元,万能险占规模保费比高达60%。但是好景不长,去年净利润缩减至1801万元,2017年上半年直接巨亏。

  不过幸福人寿在接受《投资者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自 2016年初就明确提出,坚定不移地推进公司业务转型的发展策略,并主动压缩中短期产品、万能险保费规模,加大银保期交、个险等长期保障型业务的拓展。在转型过程中,资产端收益下降与负债端成本上升导致公司2017年上半年出现阶段性亏损。今年公司业务转型已经呈现一定的效果。

  光大永明人寿是一家典型依靠理财险撬动增长的公司,最大的保费来源是投连险。根据保监会的数据,去年上半年该公司投连险的规模达到181亿元,到今年上半年就滑落到36亿元。但即使投连险遭到了限制,依然是公司今年保费的主要来源。光大永明尽管在努力提升原保费,上半年的原保费收入增长了40%至28.5亿元,但是由于流动性的压力,仍然顶风增加了万能险的销售,同比增长10%,规模为12亿元。

  资料显示,光大永明人寿成立于2002年4月,由中外方股东中国光大集团、加拿大永明金融集团联合组建,双方各持股50%。2010年7月28日,保监会正式批复光大永明合资转中资,中国光大集团成为第一大股东。

  但回归之后的光大永明人寿发展得并不顺畅。在此前的业务发展中,该公司主要以投连险业务为主,甚至曾创造单月投连险新增21.65亿元的神话,其在人身险企业的排名也逐步提升。保监会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6年光大永明的总保费收入分别为73.65亿元、315.02亿元、301.87亿元、411.88亿元,投连险占比分别为0.1%、68.56%、79.66%、76.29%。也就是说,自2013年起,光大永明依靠投连险实现了规模大幅增长。但2017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光大永明上半年的利润亏损高达2.4亿元,而去年同期亏损1.2亿元。

  第二,一些新成立的保险公司只赶上了资产驱动负债狂潮的尾巴,曾短暂盈利,很快就归于沉寂,甚至亏损。例如成立两年多的国联人寿,成立第一年就实现盈利0.16亿元,但是去年因理财险的收缩,公司亏损1.04亿元,今年上半年再次亏损0.75亿元。作为地方系保险,国联人寿由无锡国联发展(集团)公司等10家大型国有、民企共同发起,总部在江苏无锡。由于基础薄弱,不仅万能险规模减少了九成,不足6000万,就连监管层力推的原保费收入也无力维系,规模仅有5亿元,同比下降56%。

  第三,投资能力或者收支管理能力有所欠缺。有些公司即使总保费收入在上涨,但经营业绩仍然惨淡。天安人寿、吉祥人寿、泰康养老、德华安顾、中荷人寿、陆家嘴国泰以及同方全球人寿都实现了总保费的增长,但净利润均发生亏损。由于上半年并不披露详细财务数据,只能说大致是投资能力或者支出大增等原因导致的。

  不管是哪类情况,人身险公司面对新的监管要求,不得不进行转型,但转型谈何容易?

  天安人寿过去被视为资产驱动负债的典型案例,尽管在积极转型,上半年原保费收入进账180亿元,大增88%,万能险缩水九成,总保费收入增长44%,但公司仍然亏损7.73亿元。

  再以位居杭州的信泰保险为例,其成立于2007年,经营10年来,只有2015年出现过短暂盈利,2016年亏损5亿元,今年上半年继续亏损至3.52亿元。今年初,信泰保险在接受《投资者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低利率的市场环境及资本市场持续震荡的不利环境下,公司的投资业务受到一定影响。下阶段,公司将主动调整业务结构,坚定价值发展之路,降低负债端成本,不断强化投资建设。

  多技傍身方能长远

  也许有人看到前述的“资产驱动负债模式”典型公司时,会提出疑问:“它们是不是忘记了被监管层严打的相关保险公司了?”

  没错!它们是最深谙这类游戏的玩家,依靠万能险将保费规模推升至千亿级别。此次监管层收紧万能险,也是因为它们拿着万能险圈来的钱疯狂举牌,搅乱了资本市场的正常秩序。

  这些公司也的确在监管重拳中受到最严厉的影响,直到现在安邦人寿还被困在“暂停三个月申报新产品”的处罚中。数据显示,安邦人寿万能险保费从去年上半年的175亿元降至27.5亿元,缩水98%。前海人寿万能险从去年同期的450亿元缩水至2.7亿元;恒大人寿则从199亿元降至6亿元。

  尽管昔日最倚仗的万能险保费出现断崖式、雪崩式下跌,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它们应对危机的能力还是领先于很多公司。首先,恒大人寿和安邦人寿的原保费收入都大幅增长,增幅超过两倍,总保费同比下降不足两成,转型相对成功;其次是投资能力实在是高,即使被打压,投资收益仍然贡献了相当多的利润。

  以前海人寿为例,上半年利润为14.5亿元,尽管同比下降近八成,但是在非上市人身险公司中,排名第二。利润有很大一部分应来自万科、格力、南玻A等蓝筹股的持股收益。第一名为泰康保险,盈利18.7亿元。恒大人寿上半年净利润为6亿元,而去年同期还发生亏损。

  尽管这些公司因在资本市场上举牌而饱受非议,但需要承认的是,无论是恒大人寿还是安邦、前海等公司,在资本市场上举牌的上市公司多为优质蓝筹股,包括地产、银行股,符合价值投资逻辑,今年上半年这些蓝筹股的涨幅都较为可观。所以这些公司尽管遭遇重创,但是手持优质资产,抵御外部冲击还是没有太大问题。

  负债驱动盈利优势显现

  此前,非上市保险一旦公布半年报或者年报,最风光的多是发力理财险的公司,但是今年上半年盈利排名居前的多为负债驱动盈利模式的公司。

  根据统计,盈利排名前十的分别是泰康人寿、前海人寿、国华人寿、友邦保险、阳光人寿、恒大人寿、信诚人寿、中美联泰、华夏人寿和中英人寿,利润分别为18.7亿元、14.5亿元、10.5亿元、7.4亿元、6.2亿元、6亿元、4.9亿元、2.4亿元、2.37亿元和2.37亿元。

  其中,泰康人寿、友邦保险、阳光人寿、信诚人寿、华夏人寿、中英人寿等公司的保费来源主要为保障型产品。

  《投资者报》记者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保险业此前有一种印象,觉得中外合资险企水土不服,多数经营不善,但是今年上半年的成绩颠覆了固有偏见。盈利排名前十中,就有友邦保险、信诚人寿、中美联泰、中英人寿四家合资寿险。友邦保险盈利高达7.44亿元,而去年同期亏损0.24亿元。合资寿险多奉行负债驱动盈利模式,重视业务价值,规模增长循序渐进,而这样的理念恰好符合当前的监管理念,迎来发展春天。

  16家公司偿付能力贴地飞行

  相比利润,对于很多保险公司的股东来说,偿付能力也是重要的指标。

  从二季度末数据来看,59家寿险公司偿付能力多数符合监管要求,不过也有16家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降至100%~150%之间,逼近100%的监管红线。

  其中,中法人寿、新光海航偿付能力均为负数。中法人寿二季度末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843.06%,相较一季度末大幅下滑。同时,二季度末的保险业务收入仅为16.5万元,净利润-2040万元,净资产-4673万元。最近一期风险综合评级结果为D级。

  面对流动性枯竭的风险,中法人寿表示,正在全力推动增资扩股工作,以期从根本上防范和化解流动性风险。中法人寿拟增资13亿元,注册资本金将提高至15亿元,原股东鸿商集团、人济九鼎参与增资,并引入新的投资股东。

  新光海航人寿的情况亦不容乐观,二季度末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与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393.56%,预计三季度末两项数字均为-443.79%。该公司解释称,由于资本金不足,已经暂停开展新业务,因此加剧了亏损,实际资本逐步走低。从偿付能力报告看,该公司暂无增资计划。

  除了上述两家公司亮起红灯外,瑞泰人寿、华夏人寿、国华人寿、珠江人寿、天安人寿等公司偿付能力也离踩线不远。

  天安人寿二季度末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01.98%,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30.6%;国华人寿对应的指标分别为109.06%、118.51%,较一季度末均有所下滑;珠江人寿对应的指标分别为101.24%、120.31%。

  对此,多家保险公司在偿付能力报告中提及流动性风险分析及应对措施。前海人寿的做法颇具代表性,其表示,需要加强万能账户的流动性监控,增加流动性资产的配置比例,对流动性较差的资产,根据账户现金流情况,提前做好相应规划;加强退保经验数据的回溯分析,结合实际情况,修订短期退保率假设;加强销售管理,引导客户长期持有保险合同等。

  由于万能险被限制,切断大量保费来源,海外评级机构纷纷将安邦、前海、天安等寿险公司评级展望降为“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认为,这些保险公司压力不小。前期趸交保费规模过大,快速下降难免加剧流动性风险,在转型中需要管控风险,及时进行现金流、资产负债压力测试,做好现金流风险的应急计划,如考虑使用存量现金和易变现资产来缓解流动性压力。■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小龙
要了解更多,可继续查阅相关资讯: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