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HKIAC仲裁条款谈判演习会,详解仲裁谈判实用秘诀!

2018年05月14日 16:10:39  来源:中网资讯综合
 

  随着我国对外开放进程的深化,尤其在国家倡议提出后,我国企业在国际贸易和境外投资中的范围和规模不断扩大,而伴随着中国企业逐年拓展的对外投资,跨国交易中经济纠纷的数量也明显增多,除传统的诉讼外,国际商事仲裁已成为当今时代解决跨国纠纷最为普遍的手段之一。

  仲裁的前提必须是有一份体现当事人合意并且能够得到法律认可的仲裁协议,政治因素、法律背景、文化传统、语言沟通、交易场景等多重因素都会对仲裁条款的拟定和约束效力产生影响,而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副秘书长、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杨玲博士告诉我们,起草一份有效的仲裁协议也许不难,但是起草一份“好”的仲裁协议需要丰富的法律和谈判经验。正因如此,2018年5月4日,由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主办,浙江并购协会协办、天册律师事务所及其国际合作伙伴英国RPC律师事务所联合支持的HKIAC仲裁条款谈判演习会首次在浙江杭州举办。

  

  事实上,作为1985年在香港成立的非营利组织的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在在过去的几年中,已经在伦敦、纽约、香港、新加坡、东京、上海等世界主流中心城市举办过十余场“HKIAC仲裁条款模拟谈判”,而本次首次亮相杭州,一方面是为促进仲裁协议谈判技巧的进一步推广,另一方面亦是越来越多浙商走出去的需要。

  本次嘉宾阵容不容小觑。除了参与演习谈判的四位嘉宾,杨玲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国际经济法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前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四庭副庭长刘敬东等均作为嘉宾分别进行点评和发言,天册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执行主任沈海强先生致辞欢迎,天册及RPC多位合伙人均到场参加。现场观众汇集了200多名来自实务届的企业代表、投资界人士、律师同行以及多家媒体代表。

  、仲裁条款谈判谈什么——三个地点和三个法律

  演习会现场,双方企业代表及代理律师分别就一个跨境交易背景下两份不同但又彼此关联的仲裁条款进行了两轮谈判,对于适用何种准据法以及仲裁地、仲裁员的选择,包括使用何种语言、是否适用国家豁免等实务议题都进行了协商和谈判。

  

  外方代表是施耐德电气大中华区法律部总监夏淳婷女士RPC合伙人饶诗杰先生,中方代表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国际经济法研究室副研究员何晶晶女士以及天册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王立新先生。双方演习所采用的背景是一宗由香港国际仲裁中心通过抽象和改写提炼出的典型跨境投资交易,其中几乎囊括了国际商事仲裁条款拟定过程中所需要考虑的全部经典问题,杨玲博士在点评中将其中一些重要的部分形象地总结为“三个地点”和“三个法律”。

  三个地点

  在仲裁条款的拟定中,仲裁地的选择非常重要。首要考虑的应是两个指标,其一,是不是《纽约公约》缔约国所在地,第二,是不是《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UNCITRAL Model Law on International Commercial Arbitration)所在国。第三,要适当考虑当地法院对于仲裁的态度,是否对仲裁持“友好”和“支持”的态度。

  第二个需要商谈和确定的地点是开庭地,相较于仲裁地,开庭地的选择就要简单的多,它的选择标准是便捷高效,即“哪里方便选哪里”,开庭地仅仅是一个“物理概念”。

  最后,仲裁机构所在地也是仲裁协议谈判中需要明确的重要地点,比如我国的民诉法规定,仲裁机构所在地的法律可能决定仲裁协议的效力,因此仲裁机构所在地的选择也值得被关注。

  三个法律

  仲裁条款的生效与仲裁协议的执行过程中,适用法律问题是非常关键的。仲裁条款谈判演习中,双方代表就法律适用问题也进行了多伦的磋商和交涉。这三个法律分别是合同准据法、仲裁条款应适用的法律以及仲裁程序应适用的法律。

  除上述仲裁条款拟定过程中的典型问题以外,在谈判演习中,双方代表还就机构仲裁还是临时仲裁、仲裁庭的组成方式及资格选任标准、仲裁语言、合并仲裁、混合仲裁条款的适用、费用分担、属地法院临时措施的适用,以及仲裁中的国家豁免问题进行了激烈而专业的交锋和协商。

  随着我国对外开放进程的深化,尤其在国家倡议提出后,我国企业在国际贸易和境外投资中的范围和规模不断扩大,而伴随着中国企业逐年拓展的对外投资,跨国交易中经济纠纷的数量也明显增多,除传统的诉讼外,国际商事仲裁已成为当今时代解决跨国纠纷最为普遍的手段之一。

  仲裁的前提必须是有一份体现当事人合意并且能够得到法律认可的仲裁协议,政治因素、法律背景、文化传统、语言沟通、交易场景等多重因素都会对仲裁条款的拟定和约束效力产生影响,而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副秘书长、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杨玲博士告诉我们,起草一份有效的仲裁协议也许不难,但是起草一份“好”的仲裁协议需要丰富的法律和谈判经验。正因如此,2018年5月4日,由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主办,浙江并购协会协办、天册律师事务所及其国际合作伙伴英国RPC律师事务所联合支持的HKIAC仲裁条款谈判演习会首次在浙江杭州举办。

  

  事实上,作为1985年在香港成立的非营利组织的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在在过去的几年中,已经在伦敦、纽约、香港、新加坡、东京、上海等世界主流中心城市举办过十余场“HKIAC仲裁条款模拟谈判”,而本次首次亮相杭州,一方面是为促进仲裁协议谈判技巧的进一步推广,另一方面亦是越来越多浙商走出去的需要。

  本次嘉宾阵容不容小觑。除了参与演习谈判的四位嘉宾,杨玲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国际经济法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前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四庭副庭长刘敬东等均作为嘉宾分别进行点评和发言,天册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执行主任沈海强先生致辞欢迎,天册及RPC多位合伙人均到场参加。现场观众汇集了200多名来自实务届的企业代表、投资界人士、律师同行以及多家媒体代表。

  、仲裁条款谈判谈什么——三个地点和三个法律

  演习会现场,双方企业代表及代理律师分别就一个跨境交易背景下两份不同但又彼此关联的仲裁条款进行了两轮谈判,对于适用何种准据法以及仲裁地、仲裁员的选择,包括使用何种语言、是否适用国家豁免等实务议题都进行了协商和谈判。

  

  外方代表是施耐德电气大中华区法律部总监夏淳婷女士RPC合伙人饶诗杰先生,中方代表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国际经济法研究室副研究员何晶晶女士以及天册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王立新先生。双方演习所采用的背景是一宗由香港国际仲裁中心通过抽象和改写提炼出的典型跨境投资交易,其中几乎囊括了国际商事仲裁条款拟定过程中所需要考虑的全部经典问题,杨玲博士在点评中将其中一些重要的部分形象地总结为“三个地点”和“三个法律”。

  三个地点

  在仲裁条款的拟定中,仲裁地的选择非常重要。首要考虑的应是两个指标,其一,是不是《纽约公约》缔约国所在地,第二,是不是《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UNCITRAL Model Law on International Commercial Arbitration)所在国。第三,要适当考虑当地法院对于仲裁的态度,是否对仲裁持“友好”和“支持”的态度。

  第二个需要商谈和确定的地点是开庭地,相较于仲裁地,开庭地的选择就要简单的多,它的选择标准是便捷高效,即“哪里方便选哪里”,开庭地仅仅是一个“物理概念”。

  最后,仲裁机构所在地也是仲裁协议谈判中需要明确的重要地点,比如我国的民诉法规定,仲裁机构所在地的法律可能决定仲裁协议的效力,因此仲裁机构所在地的选择也值得被关注。

  三个法律

  仲裁条款的生效与仲裁协议的执行过程中,适用法律问题是非常关键的。仲裁条款谈判演习中,双方代表就法律适用问题也进行了多伦的磋商和交涉。这三个法律分别是合同准据法、仲裁条款应适用的法律以及仲裁程序应适用的法律。

  除上述仲裁条款拟定过程中的典型问题以外,在谈判演习中,双方代表还就机构仲裁还是临时仲裁、仲裁庭的组成方式及资格选任标准、仲裁语言、合并仲裁、混合仲裁条款的适用、费用分担、属地法院临时措施的适用,以及仲裁中的国家豁免问题进行了激烈而专业的交锋和协商。

(责编:东 华)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