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首页-资讯中心-商业-内幕-商评-财经-股市-精英-科技-互联网-创业-汽车-企业-房产-娱乐-社会-军事-图片-财经圈

主页>商业报道>深度报道>

新玩法——“探知”型游学

来源:人民新闻网 时间:2017-06-28 10:47:53

  引言:在潘隽看来,‘游学’成败的关键在于既要把旅游服务做好,又要把课程内容做精。这也是探知游学的核心竞争力。

  

  探知游学CEO 潘隽

  “我喜欢旅行和摄影,我觉得我天生就是一个应该环游世界的人。”这是2013年,潘隽在即将步入四十岁人生阶段时,心里不断出现的话。

  在通信和互联网行业工作了将近二十年之后,潘隽开始思考如何将自己的爱好变成事业。而后来一次“特殊”的游学经历激发了她创业的灵感。

  经过两年时间的沉淀后,潘隽创立了一家垂直于旅游业的新品类公司——探知游学,旨在通过连接文化旅行爱好者和顶尖学者,为用户提供全新的旅游体验和独特的旅游服务。

  缘于一次“特殊”的游学经历

  说起那次“特殊”的游学经历,还要追溯到2010年。

  那个时候的潘隽正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读EMBA。现在回忆起来,她觉得那段时间的系统学习为其后来创业打下了良好的理论基础。2012年临近毕业的时候,学校请了香港城市大学荣休校长张信刚教授为他们讲授关于“一带一路”的人文课程。正是张教授的课程成为她一年后创业的重要契机。

  “课程很精彩,张信刚教授是我们国家专门研究‘一带一路’文化的专家之一,我们听了他大概一个星期的课程,都萌生了想去‘一带一路’上的这些国家实地走一走的念头,而张教授似乎看出了我们的意愿,很快表示可以带我们一起走一遍。”潘隽至今还记得当时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的激动心情。因为同学们都知道她是一个酷爱旅行的人,就提议由她来组织筹划。于是,一个由教授与35个学生组成的游学团正式成立,开启了一段“一带一路”的探知之旅。

  平时的旅行大多是走马观花,拍拍照片。一些人文景观的历史意义、文化价值、艺术特点在简单的介绍里都是读不到的。而在这次游学过程中,潘隽强烈感受到,由教授带领着探知到了每一个所经之地存在、发展的历史进程,以及这个进程背后所承载的文化内涵和精神意义,启迪了“我”对“世界”的思考。

  “我们后来才知道,当时国内还没有人走过这个路线,我们走的这个路线供应商就有四家。虽然过程中也有一些不顺,但是我们普遍觉得收获颇丰。”于是2014年,潘隽正式决定创立公司,专门做这件事情。而张信刚教授就成为公司的第一位教授,也成为公司的“贵人”,因为后来的一些教授尤其是重量级的教授都是他推荐的,他帮助潘隽把公司的专家体系初步构建了起来。

  从“悦途旅行”到“探知游学”

  实际上,在公司成立之初,名字并不是“探知游学”,而叫“悦途旅行”,名字的变化其实也代表着公司品牌经历了一个摸索、试错的蜕变过程。

  刚开始做游学,包括投资人在内并不看好,因为当时游学的市场太小众,人们对海外的游学是很低频的。“我们想做一个能服务更多人的业务,于是我们做的是家庭亲子游。我发现,创业成功与否,起点真的很重要。如果你想做一个东西,觉得人人都是你的用户,那可能意味着失败——因为用户群定位不精准。”潘隽说。

  “怎么能做出我们的特点呢?”后来经过调研,潘隽团队发现,那些常年旅居海外的华人太太对当地的教育以及旅游资源非常清楚,可以成为家庭亲子游的提供者,而且她们也很愿意配合。“当时我们在海外华人的公共圈子发了招募消息之后,报名者踊跃。当时一天能收到四五十封邮件。”于是以此为切入点,潘隽带领团队打造了一个叫做“世界妈妈”的品牌。但是,她并没有放弃“游学”,而是两条腿走路,两条线同时开展。结果试错了一年之后,两条线的发展差距极大。

  “我到现在还十分庆幸,幸亏当时没有把‘游学’砍掉”,潘隽对记者说:“‘世界妈妈’这个品牌,虽然看着很好,但是作为产品,每一个环节都存在着大量的问题,其实我也不认为这是是失败,我认为我们是该及时地转型了。我们应该把‘世界妈妈’做成‘游学’的一个长尾服务。”

  2017年2月21日下午,在北京香格里拉酒店一场以“多维度的我与世界”为主题的发布会上,潘隽在会上从四个价值观出发,描绘出了多维度的看待世界的方式,并正式完成了由“悦途旅行”向“探知游学”的全新品牌升级。

  潘隽认为,定制化的家庭亲子游本质上是个低价竞争的市场,又难以通过标准化的产品扩大市场规模;从长远来看,提高市场占有率的根本仍是完善旅游产品服务,这与低价竞争相矛盾。所以利润率和复购率双收的游学领域,成为团队关注的重点。目前的游学市场中,主要由旅行社、课外教育机构和学校三类机构构成。旅行社以游玩为主,学术能力较差;教育机构则是平时教学活动的补充,更加注重文化培训;学校有着很高的学术追求,但却没有完善的旅游服务。将品牌转变为“探知游学”,专注游学服务,潘隽想做的,是将好的学术与好的服务结合起来,通过提高产品质量,用产品来获取市场的信任流量。这种结合,需要从团队、师资等多个方面来入手。

  团队方面,探知游学的每一个游学旅程当中,都会配备1- 2 名专业的领队,一名负责辅助教授授课,由文史哲科班出生的人员担任;另一名负责旅行服务,由具备丰富领队经验的人员担任。师资方面,探知游学聘请了高校或研究机构的学者教授作为游学旅途中的游学教授,据了解,目前探知游学已聘请了来自于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社科院等国内知名高校和机构的 20 名教授,预计明年将到 50 名。课程方面,探知游学的课程研发形成了以专家团队(教授)为核心的一套模式,匹配不同的旅行线路打造标准化的学习课程,配备统一的教学课件,并为所有游学参与者制定了标准化的日程安排。

  在潘隽看来,‘游学’成败的关键在于既要把旅游服务做好,又要把课程内容做精。这也是探知游学的核心竞争力。

  深耕服务,肩负传播使命

  虽然拥有着互联网背景的先天优势,但是潘隽并没有盲目“互联网”化,而是更有针对性地把互联网当成提升用户体验的一个工具,而且表现在一些具体服务的细节上。

  探知游学的技术人员正通过技术实现来提升用户体验,比如由于客户在旅行的过程中经常丢东西,有的客户会在游学的过程中掉队,团队就由此开发了一种“安全扣”,只要是它系在客户或者行李上,这样领队在手机上就能非常清晰地看到。再比如,游学过程中,教授只需要带一个小小的隐形耳机,联在自己的手机上面,客户也拿着手机,戴着耳机。教授就可以不用太大的声音,这对教授是一个保护,不用扯着嗓子喊,而且不受天气及网络的影响。而教授讲的这些内容,客户在在手机里面就能直接录制和回放。这些都将在不久的将来得以实现。

  “我不认为互联网在游学方面是一种商业模式,包括人工智能、VR虚拟现实这些东西可能会引发旅游消费的冲动,但是并不能取代你真实地去实地走一遍的感受。我们就是踏踏实实地做旅游和教育,不是跟风。”潘隽说。

  如今,经过两年时间的探索与试错,潘隽的创业之路正式走上正轨。目前,探知游学已向大约 400位中国高净值客户提供游学服务。潘隽表示,探知游学预计 2017 年的销售预期为2000万,将能实现盈亏平衡。

  “我们还有一部分非常有意思的工作就是我们的未来。现在是我们商业模式1.0的阶段,不久之后我们会走向商业模式的2.0。”潘隽说,“现在,我们每个月在北京和上海都会有至少两场线下的讲座和读书会,和游学一样这些内容作为文化的IP输出出来,这些内容包括文字,视频,音频。我们要把它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受益。这是我们的文化使命。”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东 华
要了解更多,可继续查阅相关资讯: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6